儒道佛,陈皮皮的斗争

儒道佛,陈皮皮的斗争

池郁闻言顿时就信了姜云卿的话。

如果池易和惠氏之间没问题的话,他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乌龙来?

如果那天入府诊治的不是姜云卿而是别的大夫。

如果那大夫没有隐瞒池伤药中被动了手脚的事情,当场将其戳穿。

那池易岂不是把现成的把柄送到了他们手中,让他们去对付他亲娘?

除非池易根本就不知道惠氏做的事情,亦或者说,惠氏做的很多事情都是瞒着池易的。

池郁眼前一亮,瞬间就明白了姜云卿为什么让他派人去给池易传消息的用意。

“你是想让他们狗咬狗?”/p>

姜云卿颔首:“狗咬狗不至于,但是池易会慌了手脚倒是真的。”

“我一直都觉得挺奇怪,惠氏母子当初为什么会用那么粗劣的手段对你和你大哥下手,还有池易跟越王府的关系也有些怪怪的,你让人传了消息之后,便盯着惠氏母子。”

“我想他们两人之间起了冲突之后,说不定能让我们知道其中缘由。”

她有预感,这个缘由恐怕能够彻底洗干净池郁身上的罪名,将惠氏母子打下深渊。

姜云卿对自己的直觉一向自信。

池郁闻言连忙点点头说道:“我懂了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姜云卿说道:“行事的时候小心些,别让人知道你回皇城了,等他们的事情解决干净你再现身,免得让他们寻到借口,你自己也惹上一身腥。”

池郁明白她的意思。

这段时间池家动荡不已,他大哥的死被再次掀了出来,连带着大街小巷也有不少替他说话,甚至他当初是被人陷害冤枉的传言。

他不在皇城,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,就算惠氏母子真的被扒了出来,也是因为“凑巧”,他们“自作孽”,可一旦被人知道他早就回了皇城,必定会有人怀疑这件事情是他所为。

到时候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变故,徒惹是非。

“江公子放心,我知道的,定不会让人察觉我已经回来。”

池郁起身拱手道:

“我冒险回京,不便久留,就先告辞了,等到事成之后,我再设宴款待江公子。”

姜云卿点点头,朝着他笑了笑答应了下来后,池郁便直接转身离开,他直接朝着外面走去,等走到了门前的时候,池郁脚下停了下来,突然回头:

“江公子可是吕氏商行的人?”

姜云卿神情一愣,面上划过抹错愕,只是很快就收敛了神情。

池郁见到她一系列神情,面上露出抹了然之色来,开口道:“公子放心,池郁不是忘恩负义之人,定不会泄漏公子身份,先行告辞。”

池郁拱拱手,转身大步离开。

等他走后,徽羽一脸茫然:“公子,他刚才说泄漏您什么身份?”

姜云卿趴在桌上蓦的笑了起来:“你说呢?”

徽羽想了想池郁刚才的神情,还有他走时像是知道了什么隐秘事情,一脸了然的样子,不由惊愕道:“他该不会以为,您是吕氏商行的幕后之人吧?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/lianaigonglue/1512.html